她極度痛恨自己的冷靜與虛偽。

 

  坐在百貨公司的廁所內,她思考著該出去的時間,他應該猜不到鎮定地落荒而逃的她如今還會在百貨公司內,男人應該出去在路邊找她了,或者,根本沒找。

 

  想到這點原本冷靜的心又翻滾起來。

 

  在十分鐘之前,原本在百貨公司美食街開心吃完飯的他們,手牽手準備離去上樓到華納威秀看電影。突然男人鬆手獨自快速走在前頭好幾步,疑惑的她正想問他怎麼了時,男人跟迎面走來的一群人其中一個女人打招呼。

 

  「咦!好久不見了!」女人驚呼。

  「對呀!最近如何?還在那家公司上班嗎?」這時她剛好跟上腳步走到男人身後。

  「怎麼會在這裡?來吃飯嗎?她‧‧‧」女人注意到她看向她示意。

 

  這空白不到五秒的停頓,男人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太明顯。她實在太佩服自己了!一瞬間,她就會意過來。

 

  她微笑。「妳好!我是他同事,你們慢慢聊哦,我去旁邊逛逛。」她像個驕傲的九尾狐般瀟灑地走開。

 

  她不用猜測就知道女人是男人的前女友,那張臉在男人的FB上出現太多次。名字在男人的APP裡讓她知道女人是男人的前女友。她還清楚的記得在帛琉度假的日子裡,早上玩完水上活動,回到飯店梳洗,女人已洗好坐在化妝檯前吹頭髮,男人去洗澡。桌上的IPHONE閃爍不停,她忍不住偷看了一下,傳來的訊息是朋友間的嘴砲很普通,問題是下一則訊息。

 

  「雖然已經沒跟蔓交往了,但還是很感激妳甚麼都沒跟她提,畢竟現在情況還不明朗,我還不想公開。」

  「不會啦!不客氣!不過她應該也遲早會知道啊!」

 

  她看了一下日期,24號。努力的回想又看了一下自己手機的行事曆,那天他們去百貨公司看電影。依稀記得,男人那天提到有遇到朋友,但她根本沒注意到男人有跟別人打招呼。男人說因為走的太快剛好錯身而過,不過眼神有對到打招呼。

 

  她放下吹風機,強迫自己不要疑神疑鬼的,她才跟男人交往不到一個月,還不明朗這個說詞似乎很正常很合理。可是不對呀!24號。她又重頭看了一次APP的日期,24號。他們正式交往的日期是,18號。

 

        開門聲。

        她迅速放下手機。繼續吹頭髮。

        男人說想午睡一下,睡起來再去海灘大街逛逛。她應聲。

 

        沒多久男人傳來熟睡的鼾聲,她靜靜看著男人的睡臉,如此平穩。她內心突然湧起一股恨意。

 

        她躺在海灘的躺椅上,腦子空白,不知道該認為什麼思考什麼這麼明顯。她什麼都沒說沒帶手機沒留字條就換上比基尼來到海邊曬太陽,像是處罰,她抬頭看向身後飯店2樓的房間,不過就在飯店前的海灘。

 

  炙熱的空氣與沁冷的海風,刮著她的肌膚雞皮疙瘩。她以為在海色天際融為一體的燦爛國度能享受熱戀的溫度。她像個白癡一樣愚蠢的偷看戀人的手機自食惡果。

 

  現在呢?以為泡個海水曬個太陽就能找回冷靜,但她的心只是像白晝的海浪,一波一波,不大,也未停止。

 

  就在躺椅上昏昏欲睡痛罵自己的同時,男人渾身大汗氣急敗壞的出現在她的頭頂。怎麼出來不說一聲呢?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我在大街上來來回回走了好幾遍!我就在飯店前而已呀!她內心在竊笑,又怨念。我就在飯店前而已呀~你找不到我?

 

        男人問她是不是心情不好?是不是早上他有做什麼事惹她不開心。

        她搖搖頭。我要如何說?她說她只是想曬太陽。

        男人再三溫柔地確認,她覺得軟化的自己真不愧是還在熱戀中的女人,她覺得自己是個花癡。她只是說她想曬太陽。

 

 

        現在,坐在百貨公司廁所的她,就像恐怖片裡隨風搖曳的柳葉與夜夜哭泣的櫻樹,她內心哀戚的不能自己。




 

創作者介紹

Anita艾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