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跟語言都不只是溝通的媒介,也可以是一種激情,一種喜悅,當我理解到這個道理時,我不認為我真的了解這幾個字,不過卻感受到內心起了一些變化。這不是知識上的變化,而是我整個人身上的變化,發生在我血肉之軀的變化」-波赫士




上班偷閒~~
這個網誌收錄了許多不錯的文
http://chchen.xxc.idv.tw/poetry/

分享




「精神病院」- 鯨向海詩集

過節
 


我打開鏽蝕的記憶
是朋友來信問候:你過的好嗎?
我也不知道。
我每天固定工作,太陽固定起床
薪水固定我的衣著飲食,就像
以前,教科書的規格固定
考試的答案。

我過的好嗎?
看電視特別容易傻笑
躺在雙人床上特別容易迷路
紅磚路上容易踩傷白日夢,
就像以前闖進愛情幽暗的鼠蹊
被慾望擦傷的窘境。

我過的好嗎?
我的手還是會想觸摸那些事
我的腳還是會跨下那些地方
我的喉結還是只周旋某些辭令
我的臉還是越來越像某些討厭的傢伙

像山群在冬天其實也畏冷
卻以霜雪苦候溫暖的腳印。

我過的好嗎?過就這樣過了
在預支了太多燃燒不得不
熄滅的時刻,在所有童年的魔法
都猝然失效的時刻
過就這樣過了

時間殲滅這個世紀
我被迫往下一個遷徙,但就
這樣過了,維持一顆蘋果
在靜物畫裡的位置
像一片哽住的烏雲雖想離去
從這首詩只能飄進下一首詩的雨季。

「你過的好嗎?」
朋友我終究不敢反問你

你是我過的最好的時光裡
最最溫暖的一個場景 (143頁)

(書名:精神病院 A Mental Home and other poems)
(作者:鯨向海)













「如果,你正在流浪」-  詩人李俊東

裸白的魚

模糊的視線
泅泳在液體中的液態的我自己
「釣魚是垂釣者尋找生命出口的一種簡易儀式。」
人車喧囂的街道,魚對我說

我願者上勾的心仍在岸邊
曝曬一篇攤平的靜默肢體語言

那個長了鰭的午後
有無數的魚鰾在刺探著
晚膳的菜色

由線裝書裏遁出的回憶黃片
潮濕的字句猶歃於瞳眸之間

魚骨的相思編纂著縝密的文法
未嗑盡的眼核仍抑鬱著過多的水分

淚,一尾尾裸白的魚
用泳者的姿勢浪潮般地走完一生
自眼底誕生 復又消散

你可曾聽聞過 魚的泣音?

今夜,有魚潮的閃爍鱗片
自我塗了又寫的日記中
洶湧而出

(摘自李俊東詩集,「如果,你正在流浪」,台北市,旗林文化,2005年)








「通緝犯」- 鯨向海

浮生──致電影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我們重新相遇之時
已是在一望無際的海灘
有人說海洋是沒有回憶的

我卻隱隱還記得
像你這樣的一個人
那些濕過冷過的
時間烘乾不了的往事
即使大多是痛苦的
唯希望是人間至善
美好的事物皆將化為灰燼
我們所冀盼的
凌駕那些華麗之上

陽光灑在肩頭
我們舒展如一本久未打開的詩集
生命終究太絢麗了
沒有一個詩句可以將它籠罩
希望,人間最後之芒
當所有的潮聲都遠去
只剩下我們垂老之軀
終於又相遇在這無邊的湛藍

原來海洋不是沒有回憶
它只是太過於巨大了
 
( 摘自鯨向海「通緝犯」詩集,p.58-59)








夢中書房-羅智成詩集

不要理會我正編構的瞌睡場景
請輕聲推門進來
握著僅有的孤獨
誰都知道,閱讀是孤獨的鎖‧‧‧
 (摘自本詩集 p. 20-22)

 

 



 

創作者介紹

Anita艾妮塔

艾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