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女人們,那天聽妳們難過的提起已逝去的朋友。我不禁問,妳會嗎?

 

  寫作,是個孤獨、自我折磨的路,那些細微枝末不停擴大,情感奔放妳又不得不讓它去,拼命的感受感受讓所有的毛細孔張開接受全部的善意惡意。

  親愛的,妳字裡行間那些那些,真的真的都是妳嗎?

 

  楊佳嫻在"瑪德蓮"裡敘述一位作家寫的一段:

  『但是那份華美偶爾讓我覺得不安。她太字戀了,戀字如戀人。別人是肉身成字,她是字成肉身,凡是一切可以誘發出漂亮意象的苦差事,引出漂亮字眼的壞勾當,她都會盡力去做。她「手摸索著皺縮的紙袋,渴望有牴觸在指尖,渴望在黑色的肺葉間做一個黑色迷醉的夢」,「因要獲得詩的寬容而痛苦」,因要患得患失的而快樂著。我對她的私生活並不很孰悉,但我懷疑如果假鳳虛凰的文學俠侶鯨向海跟一本字典同時掉到海裡,她應當會先救字典的。』

 

 

  親愛的,你會嗎?你會嗎?



        我不能不自私地胡亂猜測啊!













創作者介紹

Anita艾妮塔

艾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