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兒有夢到妳……

『嗯~~然後呢?』

『唔………沒有

『沒有!那~~爲什麼你臉紅了?嗯~?該不會……是夢到有關

『沒有沒有。沒沒有啦!根本就還沒……

『哦~還沒。嘻!吶~你說,是夢到哪個地步還沒?你說,不然怎會臉紅呢?』

……………………

『說嘛說嘛~~』

………………

『不然我搔你癢哦~~』

『好啦好啦~~就……就接吻而已嘛!在妳家樓下…………沒了!』

『你騙人!ㄧ定不只吧!要不然你爲什麼臉這麼紅?』

……妳很煩ㄟ!不要靠那麼近啦!』

 

**********************************************

 

 

     遲疑地又似乎堅定地感受到,自己游移在每個角落。彷彿太過真實的影片,運用鏡頭的縫隙,窺探的洞口,一幕幕朝不同的角度,取景拍攝,似遠忽近……是夢吧!

 

        清晨。 

        那,是夢。在現實中揉捏痠疼的後頸與頭。

  依稀記得,有個夢。夢到,有人做個夢。

 

 

        誰的?

       

 

        這樣拼了命地忽略,到底能夠保留些什麼?

 

        我走了!逃離始終困住我的台北。失措,迴避你我終會回去的那條街。

        相似的承諾,同樣都是不了解的說出口,該是沒有餘地的可笑。爲什麼對於你和那個人,反應會是如此天高地遠!

        幾乎是那個人承諾了玩笑抑或真心的同時,突然,與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用我從未見過的鄙棄神情,厭惡地迅速刪除與那人有關的一切訊息。

     不,是我消失了!全身的肌肉像是要脫離骨骼般地不斷顫抖收縮,而管壁內絳色的陰影就快要掙脫而出,那空氣好似分解出另ㄧ種更血腥、更鮮紅的液體,狂漫地灑滿一地。只能呼吸到噁心的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厭……… 

 

 

     你在哪裡?在哪裡……

     如今這樣的我有什麼資格呼喚!就算只是個念頭也是卑劣呀!

     怎麼可能?都過了如許歲月,我也不想相信呀!

 

 

     熟悉的秘密到映著模糊的剪影,促使深埋的軸輪滾動,把交錯的疆繩扯緊,讓所有應該被回歸的發生清明起來。

 

     我夢見自己緊咬著唇顫慄不語,像是全世界皆與她無關似的。在夢裡我看見自己飄盪擺動著軀體,提醒真實的自我現在正在做的這個夢很重要。

 

  …………剎那間渾然豎立,驚恐地發現還有另ㄧ個在上空盤旋的自己。恍惚地瞭然,這個正在進行的夢,夢醒後將不覆再啊! 

 

  我夢見自己做個夢,夢的內容是終於記起前晚夢的夢。

  我到底夢到了什麼夢?

 

  隱約地察覺,夢中憶起的是只有在夢裡才能拾起的遺落片段,是童話故事中離開了就煙消霧散,只有在夢裡才能夠被允許出現的碎屑。

  那到底是什麼?夢醒後我仍舊不知道。

 

  不知道的涵義有許多種。我的不知道是指什麼?我還是……無法說明。 

 

 

  原來相同的承諾,你的言語……我卻是慌亂的心疼。

 

  現在不得不回顧,我又該拿什麼來哀悼呢?那些都已逝去了!我想,不會有人相信的是不是?我可以不愛,卻無法不心疼。

 

  沒有人會甘願接受這樣的事實,我在事實裡暗自啜泣。

 

 

 

  我真的以為,只是回憶在困擾著我罷了!

 

 

 

 

創作者介紹

Anita艾妮塔

艾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