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   90年*月


 
        難得的混亂思緒,在朦朧的剪影中上演數次,取個完美的死法,輕輕地在布做的心前,留下淺淺的水漬。

        在這一連串的行為裡沒有絲毫停頓,在外人看來,表情始終如此無謂地冷漠。他們不知道....不知道『記憶』早已被施予強烈的暗示。彷彿深度催眠,身體在心理尚未明瞭之時,做出反射動作。

        毫無破綻!

 

        爲什麼會有被背叛這種感覺?

        那麼,被背叛這回事是否真實地發生過呢?

 

        在建立被背叛的情感資料之前,首要設定程序是要先相信吧?

        倘若是在還未完全相信的前提之中,抑或是在充滿期待的信任與否......

        那麼,發現的事實是否就只是個無關痛癢的事實?而不是突然被敲碎的緊密聯繫?不是攏罩整個視野的不可置信與驚愕?不是從高處重重落下迎面撃上卻還是一直墜落墜落墜落墜落....不會就這樣,硬生生黑暗漸漸擴大呢?

 

        是不是相信一個人,也就該相信那個人往後會如此。就像開始與結束般,那些,都是必然的。

 

  所以親愛的,不是不難過啊~~

  早在最初的發生,起始,我已哀悼。

 

 

 

 

 

  我有勇氣愛你,我就有足夠的信仰忘記你。 

 

 

 

 

創作者介紹

Anita艾妮塔

艾妮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